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回首

我之所以一步步挪动步履,只是因为我必须挪动,而无论去哪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目送  

2014-01-14 21:27:56|  分类: 想,美好的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目送 - 回头 - 向左向右向前还是回头
 
  一条河,隔开了两座城。
  每次去外婆家就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,只有那唯一的一路可以从家这头一直载我到外婆那头。
  来回的路上,公交总是有空位,便会固定坐在靠窗的位置,看着窗外。隔着一层玻璃,将外界的一切隔绝,我成为旁观者,呆呆地看外面时快时慢时而停滞的景物穿梭。有时,会无聊地数经过的树的个数,公交车加速,树木便闪动看不清晰了,一切的事物都很快飞向身后。有时,看到窗外男女在站台争吵,宠物狗在人群中乱窜,小孩奔跑中摔了一跤......这些都与我相关,又与我无关,一层薄薄的玻璃窗,无数的事情在发生,我成为最安静的旁观者,见证平凡人的生活,也随着车的移动将这些抛之脑后,可能这就是生活。
  就在一次次的无聊乘车中,慢慢接近外婆家,蹦跶着下了车,快步走近楼栋,大声喊着“外婆”,迎来亲切的关心和问候。
  外婆身体并不硬朗,但每次都要执拗地送我到车站,看我坐上公交,找到位置坐下,不停地招手,直到从视线消逝。我从外看见过外婆扭头离去的身影,我眼中努力高举起手的外婆会一直伫立在那里,不知何时才离开。
  龙应台说,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,而是承受他们追逐的目光,承受他们不舍的、不放心的、满眼的目送。外婆也总是这样目送,很多次坐上车,面向窗外,偷偷抹去眼角的泪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